易慎之瞥了一眼林妍红肿的脸颊,看来这一次林氏夫妇下手确实挺狠,都动手打了林妍,他们应该也确实害怕了。

但易慎之可不打算这样轻易地就放过他们,他接着就说:“犯错的人可不是你们,你们道歉有什么用?”

“还有,你们要道歉的对象也不是我。”

易慎之说完抬手揽住了周眉的腰,他的一番话将刚刚林父跟林夫人的哭诉哀求全都打回了原型。

他们对他哭的再惨道歉的再有诚意,也没用。

林父跟林夫人秒懂易慎之的意思,林父转头看向一直缩在一旁的林妍吼道:“还不赶紧过来给易太太道歉!”

林妍被吼得哆嗦了一下,然后不情愿地上前几步走了过来。

林妍心里是不服气的,可奈何这一次她爸妈发火发的吓人,之前她刚一回家,就被她爸一个耳光给甩出了老远跌在了地上。

她长这么大还没挨过这样的巴掌,当场就气的哭着喊着爬起来叫嚣,谁知她那向来不怎么管事的爸上来冲她又是一巴掌,她直接被打的眼冒金星,嘴里一片血腥。

她爸还想上来继续揍她,是她妈赶紧拦住了。

她爸额头青筋毕现地对她破口大骂:“你是想害死我们全家吗?你是想让我们全家一无所有吗?想让我跟你妈也进监狱吗!”

“我们现在什么依仗都没有了,仅剩的这点财富还要用来维持我们往后的生活,现在易慎之要起诉我们,让我们吐出这部分钱来,你是想让我跟你妈下半辈子喝西北风吗!”

她爸一连串的怒吼和质问之后,她这才知道了自己为什么被她爸打成这样。

原来因为她今晚去找了周眉麻烦,即便她没得到什么好处,可易慎之也还是动了怒,已经让律师给她爸妈发来律师函了。

林妍捂着红肿的脸哭了起来。

易慎之也未免太小气了吧,今晚周眉什么委屈都没受,他犯得着这样报复她吗?

“易太太,对不起,今晚的事都是我的错。”林妍垂着眼对周眉道歉。

易慎之毫不客气地就说:“我感受不到任何诚意。”

“不过也无所谓了。”他接着又看向林父跟林夫人说,“我本来只想让你们离开江城就行,但现在事情可就没那么简单了。”

林父跟林夫人的脸色变了变:“易总,我们回去之后就马上打包收拾行李离开,保证以后再也不回江城来给你们添堵。”

说实话,林父跟林夫人是不愿离开江城的,他们在江城生活了这么多年,所有的朋友和人脉都在江城,离开江城他们将举目无亲。

上次在墓园易慎之让他们离开江城,他们一直拖着不行动,就是抱着侥幸的心思,想着易慎之或许过些日子就忘了要让他们离开的事了。

而这几天易慎之确实也没什么行动,没逼他们离开,也没找他们的麻烦。

谁曾想他们低调隐忍了这几天,今晚林妍一下子坏了他们所有的好事,易慎之发了律师函给他们,不仅要让他们离开江城,还要逼他们吐出一部分钱来,夫妻俩当即被林妍气了个半死。

冷静过后他们也做出了取舍来,江城他们是必须要离开了,现在他们只希望他们道歉来得及,易慎之能不再追究他们的责任,他们还能守住这部分钱。

易慎之冷笑一声:“江城你们必须要离开,钱你们也要吐出一部分来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